“海河英才计划”给天津带来了什么?

天津,一个激发段子手创作的思想城市。

2018年这个夏天,两则广泛传诵的段子都与天津有关。一则说:中国同时出现了三支排队的队伍,富人在深圳排队离婚,中产阶级在天津排队落户,还有存在段子里的一支队伍——穷人赌球输了排队上天台。

另一则称:一线城市容不下肉体,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但天津是一个灵魂和肉体可以兼顾的地方。

因为,整个5月和6月,一批灵魂和肉体都在京津高铁上。起源是5月16日天津发布“海河英才”计划。

很快,有唯利是图的房地产公司和中介机构,趁势捏造和散布“新落户两年内不买房就清户”的谣言。6月26日天津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总队不得不澄清,“天津并不存在‘两年不买房就清户’的规定”。

回忆起5月的天津落户经历,在北京朝阳从事教育行业的徐进喜悦地称,“也许是‘登楼梯效应’吧,从落户‘零门槛’到门槛逐渐变高,我反而越来越想拿到天津户口了”。

徐进在北京工作6年,跟女友交往2年,双方都暂无结婚生子打算。“主要是生活成本太高了,结婚需要房子,婚后有了小孩还需要入学,在京入学回原籍中考、高考都是难题,方方面面都牵扯精力。”

天津“海河英才计划”发布后,徐进看到了希望。按照5月16日发布的“初代英才计划”,在津无工作、无房、无社保,年龄不超过40周岁的全日制高校毕业本科生可“零门槛”直接落户。这个被全国公认是“高考天堂”的直辖市,仿佛专门为解决徐进的烦恼而在此时敞开了大门。

“能拿到天津户口也是好的,起码多了一道保障。”徐进承认当初前往天津时心里打的就是“在京工作,享津福利”的算盘。

落户掮客:“价格可以谈”

海河英才计划发布之后,天津入户经历了服务被挤爆,政策不得不第一次进行调整,先从到线下排队,再到落户申请一点点打上补丁。无工作、无名下住房,拟落户北方人才集体户的人员,需本人在北方人才办理个人人事档案存档手续后,再到各区行政许可中心引进人才联审窗口办理准迁手续。在外省市有工作单位的人员,不能按在津无工作单位申报落户。

有的人,因为一再升级的政策放弃了落户。

“想到天津落户的这些人基本都不会到天津工作,大多因为落户门槛低,距离北京近,房价又便宜才来的吧。”徐进说,在天津打车跟出租车司机聊天时,司机发表了对这次天津“落户潮”的看法。“你说你既不来天津工作,也不为天津做啥贡献,天津凭啥提供你想要的福利呢?”

“听完我脸上也有点臊,不过还是被‘登楼梯效应’驱使,来都来了,怎么能白跑一趟。”徐进说。

“在外地有工作吗?”5月22日之后,在天津的各个信息预审点,前来落户的人们都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回答有,会被直接拒绝。现场也有人反问:“你们怎么查到别人在外地有没有工作?社保又不联网。”

“对弄虚作假骗取落户资格的人员,市公安部门将对其注销户口,纳入诚信‘黑名单’,并通报相关人员所在的省、自治区、直辖市。”这条规定对落户心切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工作人员还会问一个重点问题,“你想要在哪里落户?”

落户者们很快得出结论,“不论想在哪落户,无房、无工作的落户者都只能先迁入北方人才集体户。只有购买了天津的房子,才能把户口迁出。”

“这不就是变相逼人落集体户后马上买房吗?”“这等于买房就能落户了是吧?”人群中声音嘈杂,有一些房屋中介在给现场排队的人群发楼盘传单。

到这里,记者看到了“两年不买房就清户”传言的雏形。

“政策变化快,正常来办的话,肯定办不下来,在我这里落户,只需要身份证、户口本、毕业证、学位证和学信网的电子注册备案表。” 甚至有声称能跳过审核直接办理落户的中介悄悄地在人群里给自己拉生意,“价格可以谈”。

新天津人:先落户成功,以后的事以后说

徐进隐瞒了在京工作的情况,把户口暂时迁入了北方人才集体户。

被问到要不要在天津工作或买房,徐进没有明确答案。“两种可能都不排除,关键看机会,还得跟小花(女友)商量。”

虽然是目前最火,但天津不是2018年第一个发布人才引进政策的城市,开年至今不到半年的时间,已有超过35个城市发布了人才引进政策,政策打补丁的城市,天津也不是独一家。早在3月22日,西安提出全国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和身份证,就能在线落户。但到了4月份,新规就要求首先安排居住地和户籍地一致的适龄孩子就近入学,如果落了集体户却没在西安买房子,孩子的入学就会被“统筹安排”。

本想孩子高考移民、今年落户的新西安人的境遇更加尴尬,新规明确,3月23日后落户西安的人,需回原户籍地参加中考;2017年11月21日以后落户的人,需回原户籍所在地参加2018年高考。

“顺利落了户,天津也出这些规定怎么办?”虽然普通人与政策的博弈似乎从来没赢过,但人们还得保持乐观。“我就只能努力到这里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落户者觉得自己委屈,天津也有很多无奈,如何让户籍人口真正为当地产业发展作出贡献?这道题待解。

老天津人:未雨绸缪大买学区房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一直很安静》里的这句歌词用来描述老天津人在这次“海河英才计划”中的角色再合适不过,毕竟在这场落户者和英才计划打补丁的博弈中,老天津人的生活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天津市发布计划不到一天, 30多万落户者蜂拥而至,而“直辖市最低落户门槛”也让天津的房地产市场备受关注。随后,“新落户天津后,将户口存放在人才市场集体户的,如果两年内不买房并将户口迁走,户口将会被清理并打回原籍”这一传言引发社会关注,并成为部分房地产销售人员的营销噱头。

传言归传言,真真切切的则是,落户政策带来了大量的生意,5月底,某个售楼处的销售人员李先生向记者透露,“武清区在人才新政出来前,每个楼盘每天也就卖出三四套,近段时间每天能卖 100 多套。房价涨幅也很明显,比如房子每平方米备案价是 2 万元,开发商此前促销单价卖 1.5 万元,人才新政后,房子都顶着备案价卖,其实就是变相涨价。”

另一些消息称,在过去的一个月之内,二手房中介机构卖掉了半年的存量二手房屋。一位房屋中介人员表示,学区房在这次落户热潮中是主要力量。不过目前买房的绝大多数都是害怕被抢走教育资源的本地人,而非正在办理落户的大量“新天津人”。链家天津内容市场中心经理杨旭介绍称:“目前从客源来说,是本地客源为主。”

如此看来,“新天津人”还没有考虑到高考移民背后的学区房,尚未成为天津学区房的主力军,那住宅价格方面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上一篇:市政协十四届二次会议开幕
下一篇:快速办理天津落户 无风险